哥倫比亞打造首座“生物多樣性城市_环球现金网 _國際新聞
國務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國際新聞
哥倫比亞打造首座“生物多樣性城市
發布時間:2020-06-12 10:33
信息來源:中國環境報


  從中國手中接過接力棒後,作為全球生物多樣性最為豐富的國家之一——哥倫比亞,成為紀念2020年世界環境日的東道國。


  “良好的生態環境和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是人類可持續發展的根本保障。自然生態環境的退化和生物多樣性的喪失正在加速,氣候也受到越來越嚴重的影響。如今,新冠病毒引起的疫情正在肆虐,困擾著無數人的健康和生計。這對全球提出警示:保護人類,必須保護好自然。同時,整個國際社會也需要為此做出改變。舉辦世界環境日紀念活動正是為了找到可行辦法、實現這一目標。”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世界環境日主場活動視頻會議上這樣談到。今年世界環境日的主題是“關愛自然,刻不容緩”。近年來,我們聽到越來越多類似的呼聲,一些國家和地區的人們正以積極行動在重新定義人類與自然之間的關係。


  哥倫比亞:“破壁”城市與自然 修複受損沼澤地


  日前,哥倫比亞已經計劃將加勒比海沿岸最大的城市——巴蘭基亞(Barranquilla)建設成其國內首座“生物多樣性城市”。據悉,這項倡議是為了響應今年哥倫比亞作為東道國,巴蘭基亞作為第一個試點項目城市,打破城市與當地物種多樣性豐富的地區之間的壁壘,將以兩者完全有機結合的概念重新設計並完善“生物多樣性城市”的內涵。隨著項目的推進,還會有更多哥倫比亞的城市加入進來。


  今年早些時候,巴蘭基亞當地政府還宣布了一個重大的“生物多樣性城市”提議:修複馬格達萊納河河口的馬洛昆沼澤(Mallorquín swamp)。提到馬格達萊納河,人們會想起電影《霍亂時期的愛情》裏“新忠誠號”在水麵上乘風破浪的那條河,它流入加勒比海,是哥倫比亞第一大河、最重要的水運航道。


  自殖民時期以來,巴蘭基亞一直是人們通往哥倫比亞內陸的大門,其生產總值占哥倫比亞沿海地區生產總值的27%。但隨著城市擴張、運輸業蓬勃發展,沿海地區水質受到嚴重影響,河口三角洲的生物多樣性遭到破壞,使凱門鱷和其他魚類的棲息地嚴重退化。


  馬格達萊納河河口濕地由一條狹窄的海灘同加勒比海隔開。因為工業化不斷推進的需要,堤壩建造起來,讓更多的貨船暢通地進出港口。也因此,多年來,汙水廢水排放、過渡砍伐、過度捕撈等削弱了沼澤的碳循環能力(沼澤植被從大氣中吸收二氧化碳,經光合作用合成為有機碳,從而成為陸地生物與大氣之間進行碳交換的重要途徑之一)。盡管正在退化,馬洛昆沼澤仍保護著4種紅樹林,包括受到威脅的紅樹物種、81種鳥類、15種海洋無脊椎動物、9種魚類、9種兩棲動物和7種爬行動物。


  “生物多樣性城市”項目的建立,通過讓馬格達萊納河小徑和其他基礎設施上的生態係統得以恢複,讓當地居民和遊客可以在附近開展可持續生態旅遊活動,例如觀鳥。巴蘭基亞還將允許遊客到受保護的紅樹林區VíaParque Isla Salamanca一探究竟。這裏麵積超過500km2(193平方英裏),這是候鳥的重要憩息地。據悉,在這一地區最近一次的物種調查中,誌願者在5小時內識別出207個物種。


  “我們可以告訴遊客,在巴蘭基亞,不僅有一條遠近聞名的河(馬格達萊納河)、有一片寫滿故事的大海(加勒比海),還有一片保護我們更好生息繁衍的沼澤(馬洛昆沼澤)。”巴蘭基亞市市長Jaime Pumarejo這樣描述道。


  阿爾巴尼亞:讓瀉湖成為應對氣候變化的黃金防線


  重新思考人類與自然之間關係的不僅有東道國,還有歐洲東南部、巴爾幹半島國家阿爾巴尼亞的人們。


  作為3個孩子的父親,阿爾伯特·帕蒂(Albert Pati)正在深刻地感受著氣候變化給他生活帶來的改變。


  早前,帕蒂一家搬到海邊,開了一家臨海酒吧。那時候,不論是三五朋友聚會,又或是海外遊客來觀光,這裏都是欣賞地中海的絕佳觀景點之一。


  氣候隨著工業化升溫,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這一家。直至有一天,帕蒂像往常一樣開車送孩子們去上學,眼前突然漫過海水,淹沒了自家的車。那一刻,帕蒂帶著幾個孩子如落湯雞一般迅速逃離。待到達安全的地方,他不禁感歎“我今年52歲,我從未見過這種氣候。冬天更加艱難,潮水也越來越高。海平線居然真的升高到眼前了,真的慶幸有一片地勢稍高的海灘拯救了我們。”


  在帕蒂酒吧所屬的勒紮區(Lezha District),很多上世紀70年代建的房屋已經消失了,有的幾乎看不見,有的隻剩屋頂能露出海麵。人們不得不開始重新思考如何更好地適應氣候變化,如何找到一個與海洋和諧共存的解決辦法。


  於是,Kune-Vain瀉湖就這樣應運而生。所謂瀉湖,原為海洋的一部分,因泥沙淤積而與海洋分開,形成封閉或接近封閉狀態的湖泊,有的則是靠近陸地的淺水海域,被沙灘、河壩或珊瑚礁所封閉或接近封閉而形成。在Kune-Vain瀉湖,如果海水超過了海平麵,將會首先到達瀉湖內部,較緩地流入鎮子裏的地下水係統,從而避免對居民和建築造成直接傷害。


  據記者了解,Kune-Vain瀉湖係統占地約4000公頃。與此同時,因為這裏是遷徙路線上鳥類的生態廊道,約有200多種鳥類,所以這裏成為一處生物多樣性的極佳觀賞地點,更被鳥類保護國際組織指定為具有全球意義的“重要鳥類保護區”。


  Kune-Vain瀉湖不僅可以保護野生生物,還可以成為一道抵禦海岸線不斷被侵蝕的天然屏障,保護人類、城鎮和村莊免受洪水侵襲。每次想到這件事,帕蒂都想雙手合十,感謝大自然的這份饋贈,讓他不再在夜晚時為了幾個孩子的安全輾轉反側。


  當然,關注氣候變化的全球環境基金(GEF)和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沒有袖手旁觀。在二者的支持下,阿爾巴尼亞政府現在正沿著Kune-Vain瀉湖係統的這條沙丘地帶,計劃重新造林2000米。這個項目希望通過恢複植被來增強瀉湖的抗侵蝕能力。當前,項目組正在選擇合適的樹木品種,最好是既要耐洪、也要耐鹽的本地樹種。


  不僅如此,項目組的科研人員還耐心地對當地政府和社區的工作人員進行相關培訓,幫助他們提高利用自然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參與這項修複項目的官員阿蒂法·卡薩姆(Atifa Kassam)表示,“這種建立在適應生態係統的項目,通過古樸的、自然的方式保護人們免受氣候變化的影響,同時也為自然界的物種提供了生存空間,值得我們進一步完善。也希望更多氣候脆弱的國家和地區能找到有效應對氣候變化合適的舉措和方法。”


  現在,越來越多的阿爾巴尼亞人來參觀Kune-Vain瀉湖。“通過利用瀉湖來幫助人們抵禦氣候變化,我們可以保護至關重要的生態旅遊業,讓附近城區也能正常運轉起來。”


  現在帕蒂的海灘酒吧“升級”了。他說:“我在自家酒吧的院子裏種了花白蠟樹(fraxinus ornus)。之所以選擇這種樹,是因為它非常結實和耐久。”他常常指著院子裏的樹,向來納涼喝冷飲的遊客自豪地介紹道,“這種樹不易受蟲類傷害,其實很容易養活。這都是來這裏幫助我們的植物學家告訴我們的。”


  全球:自然仍不斷向人類發出警告信號


  一些國家和地區嚐試著用基於自然規律的方式改善周邊的環境,初嚐甜果,但從全球多數地區看來,自然界仍然在以各種方式向人類傳遞信號。


  這其中有積極的信號。很難想像,在新冠肺炎疫情——這場人類的苦難中,自然在悄然煥發另一種生機。英國《自然·氣候變化》雜誌近日公開的一篇氣候科學論文指出,由於多國政府采取防止新冠病毒傳播的政策,截至2020年4月,全球二氧化碳日排放量比2019年日均水平下降了17%。


  隨著疫情在印度持續蔓延,印度政府一聲令下,超10億印度居民居家隔離。短短的一兩個月內,恒河水就自淨到了可飲用級別。


  由於遊客驟減,威尼斯的運河變得清澈見底;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的街頭,因為實行宵禁,街頭冷清到能看到美洲獅“逛街”覓食;在撒丁島港口碼頭邊,沒有人類活動幹擾,海豚在嬉戲追逐。


  當然,消極的信號依然存在。4月,澳大利亞科學家發表報告指出,由於海洋溫度上升,大堡礁珊瑚正經曆5年內第三次白化現象。此次白化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恐令大量珊瑚死亡。


  6月1日,剛果(金)暴發了新一輪埃博拉疫情,有6名感染者,其中4人已死亡。這是自1976年以來這裏發生的第十一次埃博拉疫情。


  那麼,如何阻止這些自然的消極信號再次發出?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生物多樣性專家多琳·羅賓遜(Doreen Robinson)表示:“健康的自然生態係統可以防止疾病傳播。在當地生物多樣性程度較高的地方,可以降低某些人畜共患的疾病感染率。


  這一年,自然向人類發出的聲音紛繁複雜,人與自然的關係如何再定義,也在不同國家、不同地區間變成一道答案並不統一的多解題。但人與自然越來越像一碗混合沙拉,當調羹攪拌時,沒有生物能夠獨善其身。